• QQ空间
  • 收藏

金世佳:只要开口,绝不说假话

| 2019-12-03

摄影:新京报 郭延|︴()〔〕冰



在刚播出的《我就是演员》第三期中,金世佳凭借过硬的表演,获得了非常高的分数,成功晋级。

 

节目里,金世佳在备演时就已经很紧张,见到自己的搭档宋轶时,更是张口来了段相亲式的自我介绍,场面一度尴尬。

 


虽然表演结束后,金世佳和导师们展开了一番关于“表演是真是假”的讨论,但略微紧张却又说话真诚的他,还是获得了观众和导师们的喜爱。

 

节目播完,金世佳的演技已上热搜。

 

在此之前,他已经好几年没有作品播出,曾一度不想再在中国做演员。上一次登上热搜,还是因为《∏我不是药神》上映时,他在微博上对王传君说:“做演员要有羞耻心。”金世佳在接受新京报采访中作出回应:这其实是我在日本求学的一个典故。

 

参加综艺节目,就是在“伤≠害”演员

 

见到金世υ佳,是在一家咖啡厅,他身形高大、很瘦,举手投足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不羁”感。初次见面,他有礼貌的握手寒暄,落座后他问:“你们想聊点什么?我不知道能聊什么?我这两年也没什么作品。”

 

问及他是不是比较排斥采访,金世佳说他其实就是不۩喜欢露脸,“我可以以角色出现在别人面前,怎样的都行。我觉得如果想做一个好演员的话不应该让别人知道你生活里是什么样的,所以现在如果我有什么想说的话,或者跟朋友聊天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事情,我就会去电台上说,因为我可以说这个不是我说的,即便电台上介绍了说我是金世佳,但因为我没露脸,我可以不认。”

 

不喜欢露脸的金世佳,这次上了《我就是演员》。

 

聊起这次经历,金世佳说第一季《演员的诞生》筹备时就找过他,但他没去,“我去干嘛?演员会不会演戏这件事还需要上节目去比赛?ⓞ他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明白。”

 

今年,《我就是演员》又找到了金世佳,他就问身边的人,经纪人、父母、姐姐,“他们每一个人都说我应该‖去,我说那好,我就去吧。”

 

正好他看过了以往的节目,心态也变了,金世佳想用自己的审美,去节目里做一个作品。

 

参加《我就是演员》录制的时候,金世佳非常紧张,“因为我不能在我看得到下面的观众的地方演戏,我们演话剧是看不到观众△的。然后排练还就排一天,►我从来没这样演过戏。说实话,我很不适应,作为金世佳站在台上,别人来问你问题,我会很不舒服。”


 

其实在金世佳看来,参加任何综艺节目都特别“伤害”演员。

 

“大家知道你是什么样子的人,这对演员来说完全不是一件好事。不管你演的角色和你本人像不像,别人看完都会有很多话说,比如说演的角色和你本身性格很接近,那别人看了就会说,你看他什么都没演,他本身就是这样的。但其实如果别人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他们会觉你演成这样很好,一旦他们对你有了某种印象后,你的这个角色就被你自己的性格禁锢住了。如果演一个和自己性格完全不一样的角色,别人会说和本人根本不一样,表演痕迹太重……”

 

这种在金世佳看来,特别伤害演员。但他也无奈,“现在因为整个大环境就是如此。有的人本来是很帅气的,故意把自己弄得稍微脏了就叫寻求突破?但这种东西本身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

 

偶像剧演到恶心,拍电影遇到买票房

 

采访时,金世佳点的咖啡送到,他发现端来的咖啡跟刚才点餐时服务生形容的不一样,“服务员说这款是冷萃,里面有打碎的冰块,但这杯没有。”虽然金世佳觉得送来的那杯味道也不错,但还是坚持让工作人员去帮他问清楚,实在不行就加点冰块。

 

“所以你一直都是这么较真儿的人吗?”

 

“其实我一直都挺较真的。因为我特别认真,别人都劝我别那么认真,我就会觉得那为什么不能认真?当然,我现在已经不那么较真了。”金世佳想了想说。

 

也正是因为较真,金世佳从2015年底就没怎么演戏了,“那个时候就是不想演了。”

 

金世佳是上海人,从Е小生活在上海,一直到大学毕业都没来过北京,但¨是学习表演,让他在大学期间就深受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作品影响。于是2013年年底,26岁的金世佳怀着对更大舞台的憧憬来到了北京。

 

当时的金世佳也不知道演什么,人家跟他说于正火,他就去见于正了。

 

“我当时还是个小屁孩,就坐在那也不说话,于正开始说他接下来要拍的一个戏是什么样的,我听完就说如果那个人这样演的话,可能会更有意思一点。于正听完就说:那你来演吧。”

 

金世佳其实挺感谢于正的,“那个时候我什么作品都没有。都没人知道我是谁,于正和我说‘没关系,我的戏不需要别人知道你是谁’。”♂

 

和于正合作的其中一部戏《美人制造》


对于刚来北京、什么作品都没的金世佳来说,于正直接选定的男一号让他无法抗拒。“难道你会不去吗?去演了,卫视上也播了,接下来又是一个男一号,但我当时就觉得有点不行了,这种戏演得让我挺恶心的。”

  ▪;

虽然没透露具体的戏名,但他给记者举了个例子。

 

有一场戏是金Π世佳演的角色要参加医学考试,里面需要说到很正规的医学专业名词。“我说的那些话是很重要的,所以到了现场,我必须要排练,其实都不算排练,就是尽可能地走一遍戏。”

 

但制片就特不满,“他问我为什么要走戏?他问我知道每天花在走戏上的时间他们可以多拍出多少东西,可以省多少钱?我就说如果我不走戏的话,怎么拍?”

 

制片让他直接对着导演的机器说台词就行,“我当时直接说,那我干不了这个,我必须要走一走,心里才能有个底儿。其实他就是找茬呢,觉得我这个人特别能搞。”

 

有一段戏,台词很长而且非常拗口,金世佳在看剧本时越看越觉得不对劲,“里面的那些话都没说明白。那场戏涉及到医学专业,应该是非常严谨的,所以我就上网查了查,发现本来有六条解释,剧本里面只说了其中两条。后来我就给制片人和编剧发微信,跟他们说既然咱们要做东西,就应该把东西做好了,把话说全了。当时那个编剧还说剧本里的内容都是从特别正规的资料里找出来的,不可能有这个问题。”

 

第二天早上编剧把他的资料发给金世佳看,金世佳发现编剧发给他的资料和他查到的东西是一样的,“我就一条Я一条的和他对,和他商量,这个问题是不是应该这么回答更好?本来他还特强势,结果后一天他给我发的微信就转变了态度,说‘世佳你真的是个好演员,我们这个剧写得太赶了,没想到还会出这种纰漏。’但我就把他的微信给删了。”

 

那之后,金世佳就不想拍电视剧了,开始拍电影。2015年的他,又一次开始怀疑,“2015年是中国市电影市场最不好的一年,那时候就是刷流量、买票房乱七八糟的一年。可以说2015年就没有一部好电影。当时拍完三部电影后我就觉得ↅ我在干吗?!”


 

30岁是道坎儿,感谢田沁鑫和蔡康永

 ※;

2016年2月22号,金世佳的奶奶去世了,“这件事对我触动非常大,我从小是奶奶带大的,她是个文盲,不识字。她就一直跟我说,做人要诚实。那一年,回家过年,奶∵奶曾跟Ⅶ我说过,多拍点电视剧,总拍电影她看不到。”

 

金世佳很看重30岁,他觉得30岁是他人生的一个坎儿,“我们20几岁可以肆意妄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30岁的时候,我们必须要面对长辈老去的事实,我们要调整状态,去照顾他们。可能40岁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也老了,那父母就更老了。每个年龄段都要做这个年龄段的事情。”

 

来北京前,金世佳在上海演了两年话剧,“一开始挺高兴的,觉得观众都很懂你。后来我发现只要是个观众,坐在剧院里面看完表演,他们都会鼓掌,是不是你都不重要,我就想,那我是不是应该去更大的舞台。”

 

这也是金世佳来北京的原因,而到北京后的经历让他很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我当时甚至觉得中国人都喜欢说假话不守信用,不是你骗我就是我骗你。我还跟我经纪人说过我可能不想〇干了,我说我在日本虽然生活过得清贫,可能我还需要自己打工再去演戏,但我觉得那样很充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值∩得信任的。”

 

不拍戏的那两年,金世佳觉得自己的状态特别不好,“不怎么说话,就是那种向死而生。我回上海的家里,我爸妈见我都不敢说话,极其暴躁,就是钻牛角尖了。”

&╦╧nbsp;

金世佳很感谢田沁鑫导演找他去演话剧《狂飙》,“从2013年底来北京,我就没演过舞台剧,但我一直都是学舞台剧的。”金世佳在话剧《狂飙》中饰演田汉,在自己状态最不好的时候,金世佳觉得田汉用自己的一生为他指明了方向。

 


“我虽然只是演戏,但是我觉得我就是他,田汉先生一直说一句话:一诚可以抵万恶,真诚的面对自己,诚恳的面对生活,不要说假话。”

 

所以从2016年年底开始,金世佳坚持不说假话,“我可以选择不说话,但如果开口我绝对不说假话。”

 

除了田沁鑫,他还非常感谢蔡康永,蔡康永和金世佳曾经合作过☆电影《“吃吃”的爱》。之前一直都很亲切的蔡康永,有天一直怼金世佳,当时蔡康永问他接下来准备干什么,他回答没事,蔡康永就问“你一个30岁的男演员为什么不演戏?”

 

在金世佳回答完“没戏拍,我要拍好的戏”时,蔡康永问他什么是好戏?随后蔡康永给他举了个例子,一个3分的剧本和一个3.5分的剧本,他应该去演3.5分的那个,并和他说如果不演戏,别人就不知道他是好演员了。

 

金世佳也特轴,直接说了句“我不需要别人知道我是好演员,我自己知道就行了。我跟那些乌烟瘴气的东西混在一起我就不好了,我就找不到原来的自己了。”

 

蔡康永再次追问,“原来的你有什么好?你想回到几岁?回到6岁吃糖吗?”

 

就是这么一段话,给了金世佳很大的启发和领悟,他最后终于想明白了,如果什么都排斥,那最后的路只会越来越窄,不得不去钻牛角尖。“我现在算是稍微敞开了一点,接受了一些事,我现在就是做好自己,干一份活儿,挣一分钱,安安稳稳过我的小日子就好了。”


 

金世佳对物质没有太多需求,在日本求学时,他过过非常清贫的生活,这让他养成了简朴的习惯,“无论我赚多少钱,我︼︽︾对物质的需求都很低。”

 

有一次拍戏,金世佳收到了妈妈的微信,打开一看是妈妈在阿尔卑斯山下比着“V”拍的照片,看起来特别高兴。“当时✿。✿,原本我坐在那觉得剧本特次,我就像一个道具,看着大家拍戏,但收到消息那刻,我突然就觉得也都挺好的,正是因为我拍戏赚钱了,所以她可以想去哪就去哪玩。所以,我觉得我干一件事,只要能让身边的人高兴也行。”

 

关于《爱情公寓》


今年,《爱情公寓》大电影上映,金世佳的缺席引发了很多猜测。前不久,《爱情公寓5》筹拍的消息公布,金世佳和王传君再次缺席,又引发了一波热议。金世佳觉得现在有些媒体有点“坏”,总是拐着弯问他为什么不去参加《爱情公寓》发布会。而不再参▦▩加的原因,在金世佳这却特别简单。

 

金世佳参演《爱情公寓》时,才20岁,大三。

 

“那个时候啥也没拍过,人家说拍电视剧,就去了,人家让你干嘛你就干嘛。其实我对《爱情公寓》没任何偏见。我是觉得我现在和我20岁时,完全是两个人。那个时候我能演成那样,但是现在我不行。而且我觉得在那个年龄段,在那个特定的时候,陪伴着大家过得日子,是一个回忆,回忆是美好的,回忆就让他在回忆︵里就好了。这么多年,我和观众都在往前走,你把他改成另外一个东西,大家也不接受。”

 

《爱情公寓》

 

因β去日本深造,金世佳错过了《爱情公寓§2》。第二部很火,同剧组的演员都出名了,后来有不少人问他后不后Ⅸ悔,“我都会回答他们,如果把人比作一棵树,他们这两年看起来枝繁叶茂,我就是原地不动,很不起眼,但是我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根扎得更深了。”

 

之前有一篇文章刷爆了社交网络,标题是《离开爱情公寓的那两个↹人》。有一天,金世佳正在打篮球,他瞅了一眼手机,发现微信快爆炸了,“因为平时都没什么人给我发微信。而且那天都是没有那么熟的朋友,他们说的差不多,基本上都是‘世佳,你一定可以的。你加油,坚持你自己。’我想我怎么了?后来他们就给我发这篇文章。我就很奇怪,王传君的戏上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老拖着我,还让人家觉得我在蹭人家的热度。”

 

其中有一个朋友的微信,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特别佩服你,我相信你只要坚&持你所坚持的东西,你想要的就一定会有的。”金世佳现在回想起来,觉得人家还挺善意的,但当时的他没憋住,回了一句:“那什么都没有的一生,★就是耻辱的一生吗?”

 

关于“演员的羞耻心”


《我不是药神》上映当天,金世佳在微博上给王传君写下的“演员的羞耻心”引发了很多猜测和争论,其实这句话是有一个典故的。

 


演完《爱情公寓》第一季,金世佳去日本深造,磨练演技。

 

日本舞台剧的排练模式是大家先自我介绍,然后读一遍剧本,各自回去准备,一个星期之后排练,这一个星期需要把台词都背好,老师来了就直接排练,不能拿剧本了。

 

“排练第一天,早上9点开始,我8点15就去热身,9点来了一个日本的老头是我们的老师。9点开始排练,9点ì15,老师说休息了。老师边抽烟,边朝我勾手指,我走过去之后,他问我‘你有羞耻心吗?’”

 

金世佳最开始以为自己日文☆不好,听错了,就又问了老师一遍,老师说:“你没有羞耻心,你就是垃圾,也不对,垃圾是有用的东西用过了才是垃圾,你本身就是没有用的,你演过戏吗?你学过表演吗?你有老师吗?你演戏千万别给你老师看,你是会气死的,我没见过你这么差的演员,┍我不知道你是通过什么手段,能让你来我的戏,但是你就是垃圾都不如。”

&νnbsp;

那是金世佳的人生中,第一次有那种感觉——┝就是看着一个人不停出汗,只能看到对方嘴唇动,但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接下来的排练,金世◐佳非常紧张,日本老师排练,都会拿一个木剑敲打地板,“啪”一下,就是再来一遍。每次轮到金世佳上场,都是“啪啪啪啪啪啪”一直敲。◎“后来我上场都会顺拐。”

 

排练的日子,金世佳每天都吃不下饭,一天天瘦,不到两个月瘦了40斤。“到正式演出时,我都不知道我在干嘛,感觉自己耳朵里一直听见‘啪啪啪’的声音。”演出完了,在庆功宴上,老师又把金世佳叫过去,问他:“你还记得第一天排练,我问你什么吗?我今年74岁,我做老师40年,每个戏的男一号,我都问同一个问题。我必须把我的演员先敲碎,#在这40年里,很多人被敲碎了,就没有再站起来。但凡站起来的人,到现在还站着。”


摄影:新京报 郭延冰

 

金世佳觉得“羞耻心”是一个很好理解也很不好理解的事,“其实就是你对你自己满意吗?”金世佳自认在日本学到演戏的东西很少,“主要是学到了怎么做人,对我的人生和价值观灬影响很大。”

 

关于《“吃吃”的爱》


前文里,金世佳说自己不想拍电视剧,也不想拍电影的那段迷茫时光,蔡康永给了他很大启发。

 

其实他为什么参演蔡康永执导的电影《“吃吃”的爱》,一直是大家心中的疑问。

 


之前好些采访里他也说过,其实自己拒绝了多次,但蔡康永比较执着,一直给他看剧本。2016年底,金世佳刚从日本回来,经纪人和他说蔡康永想要见他,“别见了吧,有什么好见的,蔡康永小S林志玲在那拍的哪是电影啊,完全就是闹着玩儿,到时候聊得好,最后不去也挺尴尬的,然后就没见。”

 

但后来蔡康永和金世佳还是见面了,看完剧本后,金世佳对角色的戏份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在那个戏里,我本来演的那个角色是男二,一开始的剧本还有一个男一在前面,后来我就说康勇哥,我特别感谢你一直都想找我聊天,然后我也实话实说,我觉得你们这个女一号是林志玲☆,然后男一号你找谁我还不知道,但是这个男二呢,我觉得你去找一个┏有流量的小鲜肉就行,你们整个戏就◢挺漂亮的,没必要非要找我来演。说完这些,我想这个¤事儿应该就结束了。”

 

谁知蔡康永把男一这个角色直接删了,再次找到了金世佳。“我跟他说真的没必要,我不能给你这个戏加什么分,这种戏你找谁都❤可以,为什么要找我演呢?我也感觉不出来我在你这个戏里能有多大发挥。然后康永哥就说你去过台湾吗,我说我没去过,他说那你就当来台湾旅游吧,当帮我一个忙,他说因为小S从来没演过戏,所以他希望她身边站着的是一个专业的演员,可以让她心里有点底。”

 

最后≮≯,答应去演这部电影的金世佳,将拍这部戏的过程当成了一次生活体验。“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是大陆人,他们都是台湾本地人,所以我就希望别让大家看出来我是个大陆人,所以我提前就去那学他们说话看他们的年轻人是怎么过日子的。”

 

当时拍电影并不累,说早上9、10点开始拍,到晚上6、7点就收了,金世佳有足够的时间去看去体验。但整部电影最后呈现出来的样子,他觉得“那是导演的事儿了,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哪有一个人说一辈子都会拍好片子的,但我觉得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不错的经历。”


注:该篇专访原载于2018年9月26日新京报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编辑 吴冬妮 徐美琳 校对 张彦君

2019-12-10
综合新闻 江珊金星秀哪期播出 170524东方卫视直播在线观看地址
  近日,因《跨界歌王》重回舞台的冻龄小姐姐江珊做客《金星秀》,生活中有些马虎大条的小姐姐江珊和向来以犀利毒舌著称的金星,在节目中会唠出哪些趣事,聊起喜欢的伴侣... <详情>
2019-12-10
综合新闻 非诚勿扰王佳砍死丈夫 揭该节目嘉宾婚恋现状
 《非诚勿扰》节目现场乐嘉遭偷袭  明星网 在《非诚勿扰》节目现场的舞台上,男嘉宾总是使用浑身解数来诱惑女嘉宾,让在场的观众和女嘉宾都为之心动甚至痛哭... <详情>
2019-12-10
综合新闻 马蓉打扮低调现身机场 口罩遮脸行色匆匆
马蓉和助理  明星网资讯,11月11日,有媒体拍到马蓉到达北京机场。马蓉一身黑衣搭配条纹外套,头戴帽子口罩遮面,打扮非常低调。飞机落地后马蓉手机不离手,狂发信息... <详情>
2019-12-10
综合新闻 娱乐圈短发界的酷美标杆 唐嫣桂纶镁吕佳容马思纯
(唐嫣桂纶镁吕佳容马思纯) 娄底新闻网讯 都说短发是检验一个女生颜值的利器,各种类型的短发能够不同程度地凸显立体的五官,现在娱乐圈里越来越流行短发造型,从假小子... <详情>
2019-12-10
综合新闻 李晨自曝会亲自下厨给范冰冰做饭 暂无结婚打算(图)
  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   在浙江卫视上周五播出的《奔跑吧兄弟》中,李晨和邓超扮演的继承人被观众指“智商着急&rd... <详情>
2019-12-10
综合新闻 四省区康巴藏区文旅产品亮相深圳文博会
5月12日,“魅力康巴·圣洁家园”——川、滇、青、藏毗邻地区第九届康巴艺术节文化旅游产品联展在深圳... <详情>